外卖平台走钢丝

外卖平台走钢丝
疫情之下的餐饮业冲击波,很快从道歉的餐企到了送外卖的平台。针对近期引发关注的外卖佣金话题,美团首次对外回应,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五年,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,四季度的外卖利润平均每单也不到2毛钱。“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%,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。”广东省餐饮协会交涉函提到的数字触目惊心。因为提升外卖佣金,外卖平台被推上风口浪尖不是一次两次了。以美团为代表,商户抱怨佣金太高,外卖小哥叫苦收入不涨,夹在中间的美团两头不讨好。疫情加剧了彼此的矛盾,让事情越发不能忍。左手骑手、右手商家,美团的两难“货真价实”。按照美团的说法,美团的钱没有乱花。佣金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,收入绝大部分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。平台也好,商户也罢,谁的日子都不好过。线下尚未全面复苏的情况下,线上成了很多餐饮企业的第一战场。流量为王,越是在最困难的时候,平台和商户之间彼此的依赖度越高。正是基于此,平台千方百计解决运力困难满足商户需求,商户借助平台艰难维持生计,实现一种特殊时期不得已的紧平衡。若不触及生存底线,或许矛盾不会如此激烈。和互联网上所有的平台生意一样,在成为巨头的路上,美团实现了平台优势的最大化。它捆绑了最多的电影、酒店、机票,形成了吃喝玩乐的无所不能,又在单一餐饮的垂直领域拥有绝对话语权。这样的美团,财报越来越好看,粮饷越来越充足,心中越来越不慌。为什么商户眼中的平台是另一番模样?商户的状态截然相反。一场疫情,餐饮业损失惨重。美团现在几乎垄断了外卖市场,凭着更大的话语权去跟商家谈判,强势的几乎让餐企雪上加霜。如果说在过往的状态下,双方尚能在佣金的问题上维持紧平衡。对于现在的商户,不降反涨的提点很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物极必反。当平衡打破,总会有人新生,总会有人失色。在餐饮业大逃杀中,仍然蕴含朴素的商业道理。比如,商业竞争的结果就是拉平商家的利润,只有那些做得更优秀的企业才能很好地生存。互联网的大平台生意,只要蛋糕足够大足够好,看起来现在美团是一家独大,保不齐早晚会有人进来抢,不是饿了么就可能是下一个“拼多多”。两难还是贪婪?之于风口浪尖的美团,可能是不好说的谜团。美团到底把钱花在了哪儿,财报中的数据往往很难对抗现实。但美团信中有一句话还是很现实的,“唇齿相依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”。陶凤